您现在的位置:2020香港开码直播 > 家长网校 > 家长网校 > 正文内容

“这是一个党员的责任”──追记滨海新区大港老干部活动中心助理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7-03 浏览次数:

   原标题:“这是一个党员的责任”“听到韩哥出事的消息,当时我就蒙了。 好好的一个同事,就这样突然走了!”在大港老干部活动中心,韩艺超的同事李明至今仍然无法接受,一位身边的好人就这样离去了。

   2020年6月1日,下沉干部韩艺超连续坚守社区防控一线100多个日夜后,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,年仅37岁。 近日,天津市委决定,追授韩艺超同志“天津市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。 “韩艺超”这个名字,在他生前所在单位、下沉社区滨海新区古林街道以及所居住的福渔园社区,都将被长久地铭记和怀念。 人们不会忘记,自己的身边曾经有过这样一位热心助人、奉公敬业的共产党员。 热心的韩哥一直把单位当成自己的“家”自从2006年来到大港老干部活动中心(时为“大港区委老干部局”)工作后,韩艺超就一直把单位当成是自己的“家”。 “我和韩哥前后脚进的单位,那时候韩哥还是单身一人,他真的是把单位当成自己的家,把工作的事情当成自己的全部事业去做。

   ”和韩艺超同为老干部活动中心助理政工师的董亚宁告诉记者,因为单位人员紧张,一个政工师通常要负责联络好几个兴趣活动小组,还要负责离退休老同志的思想政治学习工作。 然而,即便是在这样繁忙的工作状态下,韩艺超仍然从零开始,一点一滴进行学习,刻苦钻研财会知识,迅速成为单位的财会骨干。

   “我和韩哥主要是负责单位财会工作的。 他每天上班都来得非常早,在我来之前,他就已经打完水或者正在扫地、擦地了,我有时候想替他分担点儿,他总是笑着说自己已经承包了办公室的清扫工作。 ”作为与韩艺超对面而坐的同事,李明非常清楚地知道,韩艺超是在照顾自己这个“年轻的妹妹”。

   实际上,从记录当天的基本户余额、公用支出到各种专项支出,韩艺超的工作内容事无巨细,非常繁杂。 即便如此,韩艺超仍然尽可能地把工作揽到自己身上。

   这样的事,在李明看来,已经成为韩艺超工作中的一部分了。

   “健忘”的同事帮助了别人忽略了自己新冠疫情突袭神州,天津各级机关干部纷纷下沉基层,支援社区抗疫,韩艺超也不例外。 2月份就早早下沉社区的韩艺超,更是一肩挑多职──一边扛起基层抗疫,一边继续扛起单位的大小事务。 “艺超同志真的是太热心肠了,他其实一开始下沉的不是我们社区,但是因为他居住在我们这边的小区,所以他总是在忙完工作后,就帮着我们基层同志值勤站岗、登记出入人员、验证健康码。 多少次我们劝他‘歇歇吧,你都忙了一天了’,可他总是跟我们说:‘没事,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就当帮你们分担点儿工作了。 ’”福渔园社区党支部书记王玉翠怎么也没有想到,曾经这么乐观开朗、乐于助人的好同志、好战友,就这样突然离开了大家。

   “我还记得就在他不幸离世的前一天,我们社区组织对口帮扶贫困儿童,艺超一直跟我们念叨,说他要认领帮扶几个孩子,想给他们买点儿衣服和学习用品,好好资助他们。 当时大家都说好了,可没想到,艺超还没等和这几个孩子结成对子,就离我们而去了。 ”王玉翠告诉记者,其实当时韩艺超的工作已经够多了:由于单位财会工作性质,理论上可以值勤后休息的韩艺超,每天下了岗还会去单位再多忙一会儿;等回到家吃完晚饭,又主动跑回社区门岗,和大伙儿一起站岗值勤;甚至连社区志愿帮扶儿童的事情,韩艺超也是多次打听,希望能帮上忙,生怕社区对口帮扶的时候“漏”了自己。 “艺超为工作、为他人想得太多了,却总是忽略了自己。 ”言至于此,王玉翠不禁慨叹。 即便这样,在所在单位和下沉社区之间循环折返不疲的韩艺超,想得更多的,仍然是别人有没有需要他帮忙的。 “我们老干部活动中心对口的离退休老同志有500多人,但我们只有十几个员工,大家都要担负好几项任务。 韩哥经常值勤下岗后,替别的同事把活儿给干了。

   我们总劝他多休息休息、别来单位加班了,可他总是笑着说,自己多干一点儿,就能让其他同事多休息会儿。 可他却忘了,自己才是最需要休息的那一个啊!”想起不久前和老同事、好哥儿们韩艺超共处的情景,同事阮建壮仍然眼眶泛红。 阮建壮清楚记得去年7月份的一个早晨,他突发急性胰腺炎,是韩艺超带着他去医院就诊,替他挂号交费,带他做CT检查。 阮建壮家里有什么水电方面的小问题,韩艺超总是用自己曾经学过的电工手艺无条件地帮助他。

   “韩哥的车里总是带着各种工具,就是为了别人有事时能搭把手、帮上忙。

   ”当韩艺超去世后,阮建壮能做的,就是和单位同事一起赶到韩艺超家中,帮着操办后事。

   “人已经走了,但我们还是想做点儿什么。 ”阮建壮说。

   “乐观积极、要求进步,沟通协调能力强,这些话放在以前,我都会用在艺超的身上。 但是今天,作为他的领导,我更想说的是,艺超这个好孩子,他不应该走啊。 ”大港老干部活动中心主任邢宝成面对记者,声音哽咽,“艺超从初到单位,到成家立业,再到有了孩子,我是亲眼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。

   他不仅是单位的好员工,也是大家的好同事,更是社区邻里的小韩哥,是家里的顶梁柱。 如今妻子孩子就这样失去了他,说实话,作为他的领导,我非常难受。 而我们能做的,只有陪他走过最后一程。 ”为韩艺超办理后事的那天,邢宝成带着单位的五位男同事和一位女同事,一直陪着韩艺超的家人守到了后半夜。 尽责的父亲女儿终将理解自己的初心信仰在韩艺超的家中,6岁的女儿至今尚无法真正理解父亲故去的真正含义。 “这几天陪着孩子出去,看见别的孩子和爸爸在一起,她总是问我:‘为什么只有我的爸爸去世了呢?为什么我的爸爸不会回来了呢?’好几次我都偷偷抹泪,没法面对孩子。

   ”韩艺超的爱人刘卫萍从事行政窗口工作,早出晚归,往常接送孩子的事都是落在了韩艺超身上。

   “我记得有一次,小区下着大雨,水都齐腿深了,他仍然冒着雨去帮人修理水电故障,裤腿都湿了一大片。

   艺超总是这样,总是忙着别人的事情,顾不上自己。

   ”妻子理解丈夫乐于助人的心情,但也为他心疼。 好几次韩艺超回到家中,女儿想要爸爸陪着玩会儿,韩艺超都只会说“爸爸太忙了,你找妈妈陪你吧”。

   可一旦同事有事找到他,韩艺超总是义不容辞,起身就走。 “这样的日子,我数不清有多少回了。 ”说起从前的点点滴滴,刘卫萍的泪水又如泉涌。 “将近10年前,我刚认识他时,他就是党员了。 我也曾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拼,可他总是对我说,这是一个党员的责任,他不带头谁带头呢?”在妻子刘卫萍看来,丈夫韩艺超所从事的工作可能很琐碎、很细小、很繁杂,可他从来没有忘记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和初心。

   面对记者,韩艺超6岁女儿的眼眸中仍然闪烁着稚嫩的目光。 或许此时的她,并不能理解自己父亲真正伟岸的身影,但是,她父亲的理想信念、初心信仰将值得被每一位共产党员铭记。 韩艺超的光辉事迹,也将永远铭刻在津门父老的心中。 (海河传媒中心记者朱绍岳)(责编:李丹、崔新耀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